他又不是真的狗!当然做不出狗的姿势!叶安愤愤的想。

    他假装没听见沈时简的话,小口小口的喝水,只当对方不存在。

    忽然一只脚踏在他的腰上,叶安身体一顿,头顶传来沈时简低沉的声音:“腰塌下去,屁股翘起来。”

    同时他眼前多了两样东西,是不同样子的阳具,不管哪一个,都一样青筋毕露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叶安好像怕被烫到一般,猛地,却忘了沈时简的脚还踏在他身上,他这一挣扎,沈时简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对上对方猛然凌厉的眼神,叶安下意识缩了缩肩膀,沈时简的手段出现在他脑海里,他很怕。

    沈时简还从来没被奴隶反击过,那一瞬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势,要给叶安一点颜色看看,但看到对方瑟缩的样子,却莫名的心软下来。

    桃花眼的睫毛垂下,沈时简告诉自己,好东西就不能下重手的,吓坏了小朋友,以后也是要自己哄。

    叶安并不知道自己刚刚逃过一劫,依旧警惕的看着沈时简。

    沈时简忽然笑了,单手勾起叶安的下巴:“你也知道害怕?”

    “谁,谁害怕了!”

    “啧啧,咱们叶大少爷,全身上下就嘴最硬。行了,不跟你耍嘴皮子,这两个东西,选一个吧。”沈时简踢了踢假阳具。

    “不!不行!”叶安的表情瞬间由瑟缩变为惊恐,慌忙往后退,但很快被沈时简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并不瘦弱,但沈时简身形高大,站在后面,能轻易把他环抱住。

    沈时简的手揉捏着叶安胸前红豆,热气打在他耳朵上,叶安的脸一下就红了,“说吧,想要哪个?”沈时简的声音低沉,好像情人的呢喃,但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!”叶安挣扎着,想躲开沈时简的手,但无论怎么躲,都逃不开,甚至因为对方的亵玩有了反应。